【以下分享自患者家庭-郭姐夫妇】

我们不得不承认,生育治疗之路漫漫,荆棘丛生,并非所有的治疗都会一帆风顺。对于很多家庭来说,想要一个孩子并不那么困难,但这却成为了我们最大的挑战。

 

一、历经两位生殖专家、七次IUI(宫腔内人工授精)、四次手术和数不清的药片与针剂。

我们想要孩子的计划开始于九年前。我与丈夫一见钟情,同年于2008年结婚。我们在婚后用积蓄买了自己的小家,满心希望能在这个新家里孕育我们的宝宝。

我与丈夫的缘分来的是那么的突然,可是与宝宝的缘分确没有这么幸运。多年的备孕,迟迟没有任何动静。在我35岁那年,我们决定寻求医疗帮助。我的第一位生殖医生建议我们尝试IUI。我们尝试了三次,却未能如愿。于是,我们决定在我37岁生日来临之前换一位生殖专家。

这期间,我不幸罹患脐疝。在治疗的当下,我被第二位生殖专家诊断为子宫内膜异位症四期。尽管我在见第一位生殖医生之时,讲述了我在经期有痉挛痛,与我的先生一直在尝试怀孕却无法成功等等,但显然,第一位生殖专家对我的诊断并不准确。

之后我一共经历了两次手术:一次腹腔镜手术以疏通输卵管,一次子宫镜手术以移除了部分子宫内膜异位。之后,我们又尝试了四次IUI,但都无功而返。那时,我已经38岁了。

第二位生殖专家让我们考虑一下是否愿意用IVF(试管婴儿)技术来孕育宝宝。老实说,那个时候我们有点尴尬。我们很难相信,这个在我们亲友看来如此之易如反掌的事情到了我们这里,变的那么的举步维艰。

我的亲友不断鼓励我们要满怀希望,要坚持。然而这些激励的话语却让我倍感失落,并觉得自己是一位无法掌控自己身体的废人。

 

二、开始试管征途

在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期间,我的父母不幸罹患癌症。很庆幸,他们目前仍然健在。当你看到你所爱的人在为生命而奋斗不息,你要么悲观沉沦要么勇敢面对。因此,我们决定,不论花费多少时间和金钱,我们都要用IVF来挽救我们已经千疮百孔的生活。

我们接受了IVF治疗,移植了两个第三天的胚胎。令人失望的是,没有一个胚胎幸存。我的医生建议我进行第二次尝试,并鼓励我们不要为此而丧失信心。

2016年年底,我进行了第二次的IVF治疗, 那时我已经40岁了。对于这一周期,我自我感觉良好。我在我母亲生日的前一天进行了取卵,在我父亲生日的后一天进行移植。我的生殖专家与我最喜爱的护士一起为我移植了胚胎。而我的怀孕结果会在两周后我先生的生日当天揭晓。

在第一天,有三个卵子受精。到了第三天也就是移植之日,所有受精卵均情况良好。然而不幸的是,在先生生日那天,我们接到了一个电话,告诉我们并没有怀孕。那一整天我都以泪洗面,也不想说话,我知道自己精神上和情绪上都给打击的溃不成军了。我觉得我自己本身就是个失败品,也一度以为自己不会再拥有微笑。

我的生殖专家打电话给我:“你想要成为一名母亲,但事实上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她谈到了代孕、收养以及捐卵。这几个选项都远超我们的想象。

 

三、选择泰国试管

我最终还是听从了生殖专家的建议,来到孕达国际生殖中心,进行第三次IVF治疗(但我此次选择了“泰国试管+捐卵+自怀”的生育方式)。考虑到我的子宫内膜异位症,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语重心长地劝我放弃自己受孕。

我们乐观并心存感激,我想对孕达所有员工的辛勤工作表达我最诚挚的谢意。中心的专家一致在努力帮助我调理身体直到最佳状态。让我恢复了希望。

由于我的子宫内膜异位症,我在治疗周期内已经遭遇了不下20次的血栓。我也正在服用一些保健品及药物以改善我的健康状况和子宫内膜异位症。我也戒掉了咖啡因、酒精、糖、非有机奶、苏打、低脂饮食、加工食品、转脂肪食品、转基因食品等。每五天锻炼20分钟。我想要用一个健康的体魄来迎接一个健康的Baby。

尽管生殖之路充满荆棘,我们仍然乐观向上。在捐卵者的帮助下,我们进行第三次IVF,最终成功受孕。现在我的宝宝已经六个月,翻开孕育的另一个篇章。我们想让每一位跟我们有同样遭遇的家庭知道:你并不会独自前行。

 

最后案例总结与提示:

郭姐的子宫内膜异位症成为了他们自然受孕和IUI受阻的主要影响因素。

1、这是一对来到孕达寻求帮助的夫妇的自述。由于前期的保守治疗和误诊,她错过了较好的生育年龄,这是IVF成功率的最关键因素;

2、由于缺乏对IVF知识的了解,没有去对比第三天胚胎和第五天胚胎存在的重大差异,很可惜之前的IVF治疗都失败了。

当郭姐进行首次IVF治疗之时,她已经39岁了。她面临着两个大龄女性自然受孕的难题:卵巢功能的衰退和胚胎染色体的高错误率。除此之外,由于子宫内膜异位症引起的卵子数量低下让他们的自然受孕变得更加困难重重。对于这个年龄梯度的女性而言,只有不到1/3的胚胎是染色体正常的。

另外,他们之前移植的是第三天的胚胎,这也更意味着较低的成功率。在孕达,我们只移植第五、六天的囊胚,并会对胚胎进行全面染色体筛查,这些都是造就高成功率的重要因素。